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怡心阁语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

 
 
 

日志

 
 
关于我

槐花时节,倏忽间一个急转身,从公务员还原为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2017年03月27日  

2017-03-27 09:47: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尘中的独行侠

——读王小波系列作品随感

 

三十而立

 

       沉迷于略显粗俗又运用精妙的文字中,想象着生活中的美趣,王二与许由,都是尤物。

悲凉常使人产生凄迷之美。

        生活就是生活,它充满了不确定性和挑战性,但绝不都是沧桑的袭扰。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

        认识自我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从一定意义上说,人一生都在认识自我中度过。

        深度思考的痛苦,最终归结为索问自己: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生是时间的链接,是一条永远向前的路,路的尽头是人的另一种存在状态。而在这其中,需要一本有趣的书陪伴,这本书的名字叫做“伴侣”。

 

我的阴阳两界

 

   不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和实质内容,滥施同情心,有时候是一种伪善,一件缺德的事情。

    一件不世伟业,往往来自简单、单调行为的重复,而奇迹就在这反复中孕育产生。想起了张贤亮的小说《绿化树》、《牧马人》、《趟过黄河的女人》。

  许多历经的大事未必有记忆,恰恰是一些看似不起眼的小事却让人久久萦绕心头,不能忘却。切近生活的事情最能打动人心,因为它与心的距离最近,甚至就住在心坎上。

 萨特说,他人是你的地狱。你说,他人是你的天堂。我说,他人是我的镜子。

 看着看着,总觉得这些活宝宛如眼前。恍然大悟:文学不就是生活,不就是人学吗?

 自认为是自己分内该拿到的却没有得到,就会引起一种急不可耐的情绪,然后可能会任性到情绪泛滥,乃至成灾而不计后果,这也许是人之常态的一种表现吧。

 沉迷于想象中的人生,大多是比较痛苦的,因为他不安于现状,所以,他总要在挑战现实中付出代价。

 阴阳两界,可以在精神的世界里合二为一,这也算做是别样的和谐了。

 

似水流年

 

 用一种令人捧腹的调侃语言方式,来追忆“文革”时的际遇,当是文坛不多见的范儿。只是不知道是否有玩世不恭之嫌?

如果亡者的思想器官能够移植为他人思考生命的追忆,那也无疑是圣洁的。

泯灭人性的作践同类的恶劣,在作者笔下,仿佛是一出人间闹剧,也许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人生就像是一场游戏一场梦,我也是醉了。

我鄙视这些体力劳动者了吗?尽管他们双手沾满了肮脏的东西,但他们的心灵却是纯净的。

岁月是一把杀猪刀,猪没了,但刀还在。不管它是否还锋利如新。换句话,记忆风干了,但有干货,永远不会从脑海中溜走。

为了生存,再虚弱的人,也有绝杀的招数。活着就好。

 

盛装舞步

 

不管是纪实性还是掺杂着杜撰的成分,我们所处的年代,高考的经历,可以用自嘲的语言来说,那就是“人生好玩”。下来的事就是要“玩好人生”。

撷取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也能在看似平淡中发现智慧的灵光。误解多是彼此不了解,或者沟通不畅,或者生存领域存在差异,却总用一种先入为主、推己及人的方式来思考、评论。所有不妥,可以理解,不必总是口诛笔伐,理论一番。简单点好,那么,就继续“盛装舞步”吧。

之所以常常把工作看成是受罪,恐怕与工作环境有割舍不开的渊源。要把一件事情干好,就得忍耐,忍受。以聪明的头脑,下非凡的功夫。

我一直钟情于尖锐但不刻薄的文字。一段峥嵘岁月,在作家眼里,能用超乎寻常的理性文字,在一种轻松幽默的氛围中追忆,自然可以视为大家手笔。愤青气少了,平和气多了,人生就更丰满了。

有一类寓言故事,它的美妙就在于用一种淋漓的开心语言,狠揍那些世俗的嚼舌妇。人都有自己的处世方式,何必总想控制他人而自娱呢?“闭上臭嘴”不等于“闭嘴”。想去吧。

真正的逻辑推理有一种缜密而水到渠成的美感。从形式上看流畅可人,而内容本身也许意义不深。但我以为凡事未必一定要推理一番,有时只是寻找乐趣而已。

我们考虑问题的出发点,往往都是先预设为某些人群需要被教化,然后采取种种居高临下的方式,用宗教般的语言以图洗涤灵魂上的“尘埃”。结果事情常常会走向反面,恰恰验证了受教育的,应该是我们。

社会学研究的主要困难在于,难以有一个大家公认的标尺。它始终在意识形态的主导下向前滑行,一路上要和各种形形色色的观点作斗争。所以很难有公认的成果,尤其鲜有为大众所接受的成果出现,亦不为怪。

村落文化带有很大的消极性。它是用一种集体的力量来压制个体新生的力量,具有鲜明的排他性。它追求群体效应, “为别人活着”,所以落后,往往也甘于落后。

对于社会现象应有的郑重态度是,承认它存在的合理性,而不是总是以社会视角、主观地、武断地、甚至野蛮地剥夺它的生存权。“参差多态,乃是幸福之源”。既然如此,为什么总要整齐划一呢?

在不影响他人的前提下,享受自己喜欢的生活是人生的至高追求,理应受到肯定,得到保护。对性爱的理解有一个过程,尤其是冲破传统道德观的过程。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会还原其自然的本色。因为社会进步的车轮,谁也无法阻挡。

涉猎传统文化观的禁区,要以一种严谨缜密的语言,一种小心翼翼的态度告诉读者,尝试着突破籓篱。教化之路遥遥。不舍其步,才见效果。

当马林诺夫斯基欣然为一位中国学者的论文作序时,实际是在做一种科学态度和求实精神的宣传。社会学土壤的深层中,处处衍生的枝蔓,一旦纯粹以政治做养料,极有可能成为政治的附庸,对人类发展史的研究会产生负面影响。

他正确地预言了、肯定了、实现了自己的认识。他是一个特立独行、个性极强、文风鲜明的受人爱戴的优秀作家。他为什么写作?简单一句话,有文学才华。

精神家园的构建对于成人而言,在于广博的阅读中,获取知识变通,达成智慧的生成。对于孩子,则需无忧无虑地享受乐趣就好。老者的精神支柱,多在于团体中发挥“夕阳红”的作用。

实际上,所谓最好的,常常是经过反复推敲,流传久远,尤其是被一遍一遍诠释、挖掘的东西。也许原著中本来没有的意思也被神化出来。所以,“好书也要人来捧”。一般的书也一样,只不过改称“包装”的叫法罢了。

文学作品最能吸引人处,往往在于开头一句就牢牢抓住了读者的心。比如陈忠实先生的小说《白鹿原》第一句,“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一生里娶过七房女人”。

 对于艺术的美感的体验,于今似乎稍显冷落。而真正的艺术不仅让人感官产生美,更重要的是在人的理性思维中强化动力,尤其是精神的皈依。

 对读者负责,敢于担当社会责任的作家,他的作品的可读性是必须要考虑的重要问题。但关键点更立足于宣扬人性的解放与张扬。他为了保护自己,他的文字里弥散着艰涩。但一经咀嚼,便会后味无穷,如香茗扑面,佳酿启封,悠远绵长。也许不为大多数人青睐,但终有忠实的捧读者。仅此一点,作者应该感到欣慰。

 追求完美的空灵境界,向来是完美主义者的梦想。这自然是痛苦的,因为完美本身就没有极限,更没有统一的标准。但只要有追求,苦的滋味一定会生出甘甜来。亦苦亦甘,人的一生就叫“苦乐年华”。

 我听到早起的鸟儿,在窗外的黎明中瞅瞅的清音,它们在歌唱春天,歌唱生命,歌唱生活。它们也生出一种可人的文体来,它的名字叫“青春体”。

人不是为了痛苦而活着。尽管关于描写痛苦和令人不快的作品不乏其数,这也是生活的重要存在。但总要快乐多一些,幸福感强一些,对未来的憧憬好一些。允许郁闷、不满、牢骚满腹等的存在,因为这也是一类人的生存方式。但更多的人需要快乐。为了快乐,多写些阳光作品,我以为这也是作家的使命和责任。

当一件有趣的事情变得风靡起来,逐渐成为一种潮流,那隐隐约约,直到扑面而来的媚俗味道,会使我们平静的心变得浮躁起来。如果任其蔓延,恐怕就会产生流毒,直至混淆视听,不分是非,把不文明的视为时尚的东西。于是,我大喝一声,“走开,去你的,不要笑点也罢”。

 附庸风雅的坏处,突出的表现在对不懂的东西生装内行。实在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媚俗”不好,“媚雅”更有害。它以伪装者的面目让虚伪者大行其道。

 精品的碎片化形成文化垃圾。低水平的重复只有这样才能吊人胃口——大量生产迎合地摊文学的口味。从这个意义上讲,艺术就是大众的奴仆,一句“本故事纯属虚构”已经道出了本质。哪里谈得上展示本真呢?

重拍、翻拍的东西越多,并不等同于艺术欣赏水平越高。相反,说明新东西太少了。老人们的怀旧心理在发酵,新人们的猎奇心理在疯涨。当然,为迎合形势需要的做法,是不计经济代价的,它有足够的政治资本,而观众是否买账就需要时间考量。

 暧昧文化在饭桌上最受欢迎。暧昧心理、暧昧语言常常会使那些不明就里、心直口快的人钻入圈套。我的一个大学女同学和一伙男同学共进午餐,男同学为了捉弄这个单纯的女生,故意嬉笑着说,“三十如狼。下一句忘了”,女同学立马回答,“四十如虎”。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女同学不知葫芦里的药,也乐呵呵的,以为自己博学。这就是“另一种文化”。

 世界上最令人尊敬的凡人,就是以自食其力为生的人们。实际上我们绝大多数人都在其列,所以自我肯定、自我欣赏非常重要。特别是年轻人,非常动人之处,在于勇气、信心和远大前程。

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和自我评价,都是事关荣誉和体面的事情,也就是个体的自我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呈现。其实,不必“言必称天下”,能够如古人所说,时时反躬自省,就是有尊严地活着。国有国格,人有人格,在本质上都强调一种规格。它有高低之分,雅俗之别,强弱之异。但愿自尊,但求有尊严。

 饮食一旦与文化挂钩,就明显地打上地域烙印。做法、吃法都大有讲究。你要走遍天下,吃遍天下,要从“吃货”成为“美食家”,必须练一点文化内功。否则就会“食而不化”,甚至患上“厌食症”。总之,要胃口开些,就要视野远些,内涵丰富些。

 我们传统文化心理中的明哲保身,遇事时的推诿扯皮、虚张声势和盲从心理以及外强中干的招式,着实有点可爱。夸张的修辞手法被娴熟地运用。要剔除它,需要从内核中裂变。

 按着自己那个年龄阶段,做该做的事。工作就是事业,就是生存之本。不管如何,做个健全又健康的人,肯定就是个快乐、幸福的人。

 

革命时期的爱情

 

当我们内心的空虚无法被一种文化填补的慰藉来满足,依然感到百无聊赖时,无事生非或者诲淫诲盗便成为一种索求的乐趣,虽然它有一点低级趣味。

荒唐年代的荒唐事情,对于生活在当时的人们来说是正常的。大家全都疯了,大家就是正常人。谁是清醒者,谁反而就是大家眼中的疯子。所以历史需要反思。

“沉默是金”这句话是极富哲理的。它可以生出许多的假象和伦理学意义上的美来。“唬人”是其中颇为精妙的表现之一。

 置身于这样的生态环境,每天上班都想着如何对付别人的进攻这件事,着实不是一件轻松的事。生活就在这样的进攻与防御中一天天过去了,青春也慢慢隐去了它的魅力。我们渐渐地老去,只剩下了回忆。

 指标这东西会把人变成机器。只要按工艺流程往下去做一些毫无生机和趣味的事情就算了事。但好大喜功、自以为是的人们却总认为这是在发掘人的潜能。事实上,另一方面,它也在制造罪恶。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所欲为。

 长着一副欠揍的模样,恰恰又遇见一个想干事业的人。于是一拍即合。干吧,结果是什么,想必你已经猜到了。

当我们的注意力高度关注某一点、某一面时,其实问题的另一面也在向我们招手。

寻找神奇的心事常常伴着我走过平凡的日子。人的最大幸福就是思想自由,精神自由。混乱年代往往是奇思妙想者的天堂。因为大家都想做主,所以必然是智慧、权谋、才艺大比拼。

一生中来去匆匆,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怨恨啊!好好活着,以德报怨,会走向另一种平坦的幸福之路。

活得累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于,明明彼此都知道正在干的事情很无聊、很无趣,却都还在干着,而且装出很认真的样子。活得太复杂了。复杂就难受。

想是一种宣泄。运动也是。不用想就行动的方式显然是极其疯狂的,但又是人性中本色的体现——虽然此时已无任何理性可言。

 回归本色的人们,自然会享受大自然的恩赐,让人们在天性的漫步中走向快乐。我渴望大自然的恩典,愿意晤对纯净的山水,寻找迷失的性灵世界。

寻梦,做梦。人有时候就像个游魂一样,在左右摇摆间生活。我现在有点厌倦工作,从迷茫中生出一些颓废来。人过四十两难堪,怎一个“难”字了得。

 生活的层次感如同盛开的花儿一样,总有适合于你的。热爱生活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自己把自己当回事儿最重要。

 意识流的东西不好理解,读这样的小说需要一些技巧。但我以为太过浪费时间,于是轻轻地合上书,飞也似地奔向户外。那里,正是草长莺飞妩媚天。

 

二〇一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