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怡心阁语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

 
 
 

日志

 
 
关于我

槐花时节,倏忽间一个急转身,从公务员还原为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2012年04月07日  

2012-04-07 16:5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座城市的文脉

 

 

一 

 

上海的名人故居太多太多,它们如同碧天里的星星,点缀在城市的每一个地方,你甚至不必仰望苍穹,只是在不经意地回眸间便会发现它们闪烁的光芒。由于行程安排的紧凑,诸多的政治精英、文化名流、影视明星、科学巨擘的故居来不及造访,但我依然能够深切地感受到一所城市文明的厚度与温度。

我常常想,正是这些散落在城市不同方位、各个角落的名人故居,构成了这座城市的文脉,成就了它的活力之源。而拜谒名人故居,宛如触摸到城市文脉的痕迹,目睹城市走过的轨迹,它们构成了一座城市的精神气象,延续着文化,浸染着思想,塑造着灵魂,延展着文明,时刻提醒后来者在历史中汲取营养,用发展的眼光看待变幻多姿的世界,明了即使曾经独立涛头,也当有后来者居上的紧迫感。

优越感会使我们引以自豪,但是一味地陶醉其中则会使我们迷失前进的方向。优越感一旦成为心灵的主宰,我们便会排外,便会因盲目自信而夜郎自大。高速的现代化进程,常常令我们生发时不我待的感慨,尤其是互联网时代的开辟,尤使我们倍加感到信息的交互往来,资讯的发达,让我们足不出户而知天下之变,在这种视觉冲击与心灵震撼中觉悟差距的存在,深谙奋发有为的必要和迫切。而那些散落在城市的名人故居,彰显着这所城市的人文情怀与人文精神,滋养着城市的脉络,使它变得鲜活、动感、有气场。我以为上海人的精明、宽容、热情、理性较之过去的提升,正是受了这种优质文化的积极影响。这是大上海给予我的印象。

 

 

我第三次到上海的时候,初春的气息已经浓烈地表露在温润而略带腥味的风中,爬在高大而深密的梧桐树枝头初爆的嫩芽中,散漫在几乎不放过一处空地的充满灵性的草坪中。昔日被冠以“钢筋水泥森林城”的大都市,在五年之后,给予我视觉上的美艳不仅是它无处不在的繁荣与繁华,坐拥的绿色与鲜花,还在于它方便快捷、愈加发达的交通网络,极富个性的建筑风格,高科技辐射的高端电子产品,城市明快的节奏,清晨的爽洁,午后的热闹,夜色的辉煌,特别是它对于丰富的人文景观的精心保护和多重价值的自觉发掘,作为大都市的人们渐趋走向的为文明、热心、好客所取代的渐行渐远的排他性和优越感,正在彰显着一所城市高雅、开阔、包容、大气的气质和这座城市独特的海派文化与魅力,正在以城市不可或缺的每一种元素的体征标识着它的日益成熟。我是在一种虔敬与膜拜的心绪支配下的重新品读中,领略了大都市的风采。

 

 

作为散落在闹市各处的遗世明珠,上海的名人故居让我们穿越时空隧道,与精神的高贵握手共鸣,与心灵的晤对汇兑默契,与传承的悠远憧憬未来。拜谒这些故居,既是对杰出思想、高贵灵魂的敬仰与告慰,亦是对人类文明的探寻与继承。细嚼城市品味,可感知的温暖、灵气与飞扬的时代精神犹如一池春水在心头荡漾 ……

不加修饰的真实乃是人生最好的点缀,源于它的本真、性情、通透,真实既是一种美德,更是一种不可限量的力量与魅力。名人故居吸引我们的不仅在于它曾经承载着的名人成就和传奇故事,不仅在于它为外界常常津津乐道的些许神秘和逸闻趣事,不仅在于它折射的时代特质和历史缩影,不仅在于它本身展现的建筑艺术和劳动智慧,也不仅在于它本身所映射的名人效应,更重要的在于它所展示的不凡者拥有着的普通人的一面,在于它所具有的极富个性的教化意义和旅游价值,在于它所激发的参访者内心的个人价值增值。

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快节奏的生活往往使我们失去了向往的悠闲,对于慢节奏生活的品味与欣赏几乎成为一种奢侈,浮躁与迷茫,功利与轻飘正在悄然中逐渐成为我们心灵的主宰。名人故居的保护与其文化价值的开发,自然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有些已经湮没在楼群中,或者被粗暴的改造,或者在漠视中被以所谓的重建性保护的名义加以拆除,从而失去它的历史价值和现实意义。但是,上海在保护与合理开发名人故居方面所作出的努力与贡献可圈可点,令人赞叹:名人故居保护的完整与教育意义的挥发,使得这座国际化大都市充满了浓郁的人文气息和现代美感。历史与现实,传统与现代,相得益彰,共融共生,勃勃生机的大上海正在历史中走向未来。

 

香山路7号

 

这是一幢欧洲乡村式小洋房,1918年到1924年,一代伟人孙中山先生寓居于此。1925年先生病逝后,夫人宋庆龄在此居住到1937年。这栋建筑带有浓郁的欧式庄园风格,沉稳、浑厚、朴拙、庄严,它的陈设布局体现了主人生活的俭朴和勤于读书的习惯,先生手书“天下为公”四个大字苍劲、肃穆、庄重,是他一生追求革命事业的写照。在这座简陋不失大方、热闹而又宁静的住宅里,记叙了中国近代史上发生的许多著名事件:先生在这里完成了《孙文学说》、《实业计划》等重要著作,系统阐述了他的救国思想。他还会见了以李大钊、林伯渠、苏俄驻华全权代表越飞等著名革命家和政治家,发表了著名的《孙文越飞联合宣言》,为改组国民党和第一次国共合作奠定了基础。在1924年底,中山先生应爱国将领冯玉祥之邀北上北平议政时,在此举行记者招待会,重申“北上宣言”,进一步阐明他谋求和平统一祖国以及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的主张。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的铿锵誓言令人荡气回肠,先生虽壮志未酬,但其终生的言行见证了一位伟大爱国者的宽阔胸怀,折射出一代伟人将全部心血奉献于民族独立事业的不朽功勋。拜谒先生故居,睹物思人,敬慕高尚者的风范,重温大道至简的道理,更知求索的艰难,自当倍加珍惜和平发展的来之不易。

 

美丽的香樟树

 

在淮海中路,坐落着一幢白色的三层欧式建筑,这便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女性之一、中国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的夫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宋庆龄女士的故居。从1949年迁居于此,到1981年去世,这里一直是她深深眷恋的家,也是她处理政务、从事国务活动的重要场所。在素雅的客厅,先生接待了来自世界各地爱好和平的著名人士,会见了许多友好国家的领导,为新中国的革命与建设事业殚精竭虑、呕心沥血。而今斯人虽去,但庭院中三十四棵浓郁高大的香樟树冠盖云天,将乳白色的建筑掩映在浓荫中,已然诉说着主人的优雅、高贵。我们感受到的不仅是一位杰出女性的博爱,更通过她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感悟到了伟人作为普通人的一面所具有的生活情趣。伟大出于平凡,卓越隐于寻常。

 

把心交给读者

 

武康路113号曾是享誉海内外的文学大师,杰出的社会活动家,著名的无党派爱国人士巴金老的故居,它由一栋主楼和两座辅楼及花园组成,既有传统东方家庭的温馨,又不乏西方文人沙龙聚会厅的典雅。半个多世纪以来,这座小院见证了一代文学巨匠后半生的生命历程和中国文学的风风雨雨,我们至今耳熟能详的先生的代表作《家》《春》《秋》,《爱情三部曲》等仍是中国文学史上堪称丰碑的作品。

站在故居的书架前,凝望老人慈祥的照片,感慨万千。遥想老人家健在时,在冬日和煦的阳光下,坐在阳台边的书桌上,一边享受阳光的沐浴,一边从笔底汩汩滔滔地流泻而出的皇皇四卷本《随想录》,顿时生出人已去、心未远的感喟。

“讲真话,把心交给读者”,这是老人晚年常挂在嘴边的话,鲁迅先生曾称赞他“是一个有热情的有进步思想的作家,在屈指可数的好作家之列的作家”。2003年,国务院授予巴金老“人民作家”荣誉称号。回顾老人一生笔耕不辍的写作生涯,贯穿始终的是一位作家对生活的热爱,对生命的敬畏,对人生价值的积极探寻,他以自己的善良、睿智与豁达告诉人们,讲真话不仅是一种高贵的品质,更是人的良知与责任。

 

 

都市古韵

 

在人民广场参观了上海历史博物馆。这座现代化的博物馆造型上圆下方,取义传统文化中的天圆地方之意。馆藏文物多为春秋战国时期的器皿,展品以兵器为主,亦不乏诸多造型别致的祭祀用品。这些文物几乎都是从全国各地征集而来的,本土所出文物知之甚少,这与上海短暂的发展史不无关系。但是从那些陈列品中,我们再次领略了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与华夏文化的博大精深。

 

海上名园

 

到了大上海,谁又能不去造访豫园呢?始建于1559年的这座明朝私人花园,占地三十余亩。园内的三穗堂、大假山、铁狮子、得月楼、积玉水廊、听涛阁、涵碧楼等四十余处古代建筑,处处堪称建筑精品。园内小桥流水,苍松覆绿,修竹簇簇,柳絮依依,画桥叠翠,梅香流韵,紫藤扶壁,廊檐回环。设计之精巧,巧夺天工;布局之细腻,叹为观止;清幽秀丽,华贵中不失朴拙;玲珑剔透,小巧中飞虹韵长。昔日贵族花园,今为上海人百姓家。一切奢华终归历史云烟,留下的只有建筑的精美和历史的谈资。身处闹市之中,有这样一处闹中取静、精巧别致的花园,足以发思古之幽情,挫万物于笔端。

 

都市水乡

 

细雨蒙蒙的初春,石桥畔丛生的荆棘的嫩芽已经星星点点地冒出来了,三十六孔桥桥桥相连,九曲水路路路曲径通幽,摇橹徜徉在秀美的水道上,唱着江南民歌,自有一番情趣。这便是闻名江南的都市水乡朱家角。时光上溯到五千年前,朱家角便有先民的足迹,明朝万历年间正式建镇,以布业而兴,因米市而旺。大清邮局、米行油坊、银行洋庄、电灯厂等遗迹还在屹立在水巷边,向游人倾诉着当年的繁华。

     建于1912年的课植园,将中国的传统建筑艺术与当时的西洋建筑文化有机糅合,成为中西合璧的庄园式私家花园,全国罕见。园分课园和植园,“课植”二字寓意为“课读之余不忘耕植”,反映了中国百姓耕读持家的平和心理。九曲桥、敬清堂、百蝠亭、稻香村、观鱼

台、藕香阁等,则充分体现了“勤读事耕”的田园文化。盘桓期间,自然想起了陶潜、王维……

 

城隍庙

 

到了大上海,城隍庙是不能不去的。不必说它荟萃了全国各地的名优小吃、来自海内外的饰品精华,也不必说它是古建筑艺术的博览园,也不必说它商品的琳琅满目与流光溢彩、雍容华贵与小巧精致,让我们目不暇接,单是每天熙熙攘攘、摩肩接踵的操着铿锵有力抑或呢哝软语的南腔北调,就足以表明它的活力与繁华。

这里既是美食家的天堂,也是购物狂的福地。你无需坐在那里品食美味,你无须在那些小店前驻足,单是从食府与商店门前悠悠闲闲地走过,我相信流连忘返滋生的条件反射会使你的步伐变得缓慢下来,你一再超越预设的时间,你一再获得心灵的愉悦,你一再在啧啧赞叹之余升华生活的美妙与“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快乐感触。这就是城隍庙,一个仿佛有磁场吸引你去的地方。

 

 

徐家汇

 

“让历史告诉未来”,这是我在那个细雨蒙蒙的清晨,站在徐家汇人潮涌动的天桥上,欣赏眼前如海市蜃楼的风光时写在手机上的话。

谈到现代上海的发展不能不说徐家汇,谈到徐家汇,自然要说明代著名科学家徐光启。生于斯长于斯的徐光启,以其在天文学、数学和军事上的杰出贡献而彪炳史册,他的《农政全书》以及和西方传教士利玛窦合译的《几何原理》至今闻名于世。徐光启逝世后,葬于肇家浜、法华泾和蒲汇塘的交汇处,其后裔在墓地旁建立农庄别业,聚族而居,这就是今天徐家汇的历史渊源。先生健在时,与当时的耶稣会传教士利玛窦、郭居静、汤若望等人过从甚密,自己最终也加入了天主教,较为系统地介绍西学,成为“西学东渐”的代表人物,对上海的历史产生了重大的影响。正如著名学者张元济先生所说,“大上海至建设,虽谓公在二百余年前播其种而造其因焉可矣”。

鸦片战争后,天主教耶稣会重返中国,最终选择上海作为他们的大本营,他们在徐光启墓地周边开始建立会院、居所、学校、天文台、博物院等文化设施,仅仅数十年,便将徐家汇办成了中国土地上最具规模的西方文化区。这里现在虽是上海最繁华的商业区之一,但是从散落在闹市区的缘于徐光启的各种纪念性建筑以及以烟囱造型为标志性的主题公园,仍然可见它当年传统的农耕文明的繁荣和工业的鼎盛。岁月不居,似水流年。但是,那些保留的建筑依然在用静默储存记忆,延续着城市发展的脉络。

 

陆家嘴

 

“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栋房”,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人们的看法,而今整个反过来了。到了浦东,特别是到了陆家嘴,摩天大楼,栉次鳞比,扑面而来的现代气息油然而生对改革开放政策英明决策的赞美,油然而生对一代伟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先生的敬仰。如今的浦东,世界五百强企业几乎都在这里设立分支机构,已经成为全球重要的金融中心,成为我国名副其实的改革开放的旗帜。站在88层的金茂大厦,旋转360度环视上海都市风貌,万楼俯首,浦江奔流,绚丽景色一览无余。浩浩乎风自东来,渺渺际云烟翔绕,恍如天上人间, 美不胜收。顿生沧海一粟的人生感慨。大自然是伟大的,然而人类更伟大。人类的巧夺天工胜似造化的鬼斧神工。

上海归来已月余,难忘的记忆很多,但给我印象至深的还是那些滋养着城市文脉的名人故居……

 

二〇一二年四月三日——七日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