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怡心阁语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

 
 
 

日志

 
 
关于我

槐花时节,倏忽间一个急转身,从公务员还原为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4月10日  

2010-04-10 16:1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最疼爱我的人走了

 

 自从一生中最后一项工程竣工后,父亲的病情便日益恶化。按照风俗习惯,在人未走之前,墓门是必须用砖封上的——人们的善良愿望在于这可以“冲喜”,让不幸悄悄的溜走,或者至少可以遏制不幸的蔓延。可是,对于深明事理、相信科学的父亲来说,老人家已经完全不抱生还的希望,不渴望奇迹的发生,他坚决反对封门,决绝的告诉我们:自感来日不多,不必作无谓的劳动,累人费工,徒劳无益。

  忧心如焚的痛已经变得有点麻木,无奈的劝告在一生都保持着倔强性格的父亲身上依然不起任何作用。我想,老父亲的内心肯定是非常痛苦的。在这段生病的日子里,他在有生之年第一次较长时间体验了亲情的温暖,他少有的向乡邻夸耀自己儿女们的孝顺,他不无遗憾的表示了对生命的眷恋,他非常明智的表述了对于将不久于人世的看法——“生死由命不由人”,这种理智的背后隐藏着多么巨大的哀痛,我想,即使与他朝夕相处的母亲以及自以为很懂父亲的我们也是无法想象的。

  辞别父亲的两天之后,在公务的间歇,伴着蒙蒙细雨,趁着夜色我又回到了故乡。病榻上的父亲用疲惫的言语和欣慰的眼神对我的归来表示了惊喜:“儿啊,这几天别回来了。赶紧在单位处理好工作,爸的时间恐怕不多了,你暂时少回来,攒几天假。趁着我还能行,赶快把工作安排好……。”言未毕,父亲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剧痛折磨得一生强势的老人没有了先前的豪气,曾经的霸气也已经了无踪影,干净利落的声音已变得有点拖沓,吐字也不似先前的清晰。

 搀扶父亲坐起来,让父亲靠着我的肩膀,双手紧握着父亲的手,不觉泪流满面,那些贫乏的安慰已没有任何功力,只是希望用我的肢体语言表达对父亲的愧疚——此前,我从来没有拥抱过父亲,甚至没有握过父亲的手——父亲不习惯这种亲情的表示,父亲的保持的族长式的“尊严”从来不为我们提供这般亲密接触的机会。父亲的爱是深沉的,它牢牢地镶嵌在我们的心里,我们时刻能够深切的感受到这份沉甸甸的浓烈的爱,但是,我们也深知任何语言都无法诠释这种爱……。

  在煎熬中陪伴父亲度过了艰难的两夜。疼痛往往在黑夜里更加肆虐。父亲彻夜难眠,有时候疼得实在支撑不住了,才轻轻的呻吟几声。听见我翻身的响动,旋即便打住了。但是,寂静的夜里,父亲无法控制的干咳和喘着令人揪心的粗气的声响如同重锤击打着我,抓把挠心的痛,哪里能够入睡!眼睛望着天花板,无奈的默默地流泪。 

 子夜时分,父亲太痛苦了,我和弟弟扶起老人,陪着他徒然的坐着。可怜的母亲也拒绝入睡,和我们一起陪着父亲。父亲已经没有多少气力,但依然固执的示意我们休息,说他自己能够支撑得住。我说了不少安慰的话,只是请求父亲允许我们陪伴。老人家勉强答应了,开始断断续续地向我们追述他的历尽艰辛、充满坎坷的一生。父亲忆及了不幸的童年,颇为伤感;说到奋斗的青年,老人家心中涌动的豪情明显的表现在语气里;谈到成功的中年,他的满足感写在清癯、苍老的脸上;而讲到幸福的晚年,父亲几度哽咽,他是激动——自己的儿女们都很孝顺,他是遗憾——正当颐养天年之时却身患绝症!

悲哀的情绪强烈的包围着我们,母亲老泪纵横,我和弟弟热泪盈眶。怕父亲太累,我们劝告老人家改日继续讲述。父亲只好同意了——事实上,他已经没有力气再继续讲下去!我不能想象没有父亲的日子——那每一次见面都必不可少的人生感悟,那诲人不倦的说教,那巍如大山的深爱,那每一次回家当面叫一声“老爸”的幸福感——我还能享受多久???!!! 亲情难舍!不弃不离!这哪里能简单的用一个“坚强”或者“脆弱”来描述啊?!生离死别,原本就是一种无法言说的痛……!

翌日中午,女儿打来电话问候爷爷的病情,老人家依然一副“天下太平”的样子,“爷-爷-没-事,我-娃--不操心,好-好--学-习…..”!其实,每吐一个字,每说一句话对于父亲都是极端困难的,中间他必须停顿以保证气力的恢复,怕孩子听出来,他咳嗽时总是用微微颤抖的手吃力的捂住听筒,他坚决示意我不要告诉孩子病情的严重,以免孩影响孩子。父亲实在可敬、可叹、可怜……!

又一个难熬的夜晚折磨着亲人们!父亲很是痛苦,睡不下,坐不住!后来,喝了点水后,老人家强打精神坐起来,再也不愿意躺下。凌晨三点,等父亲稍稍睡下,我披衣下床,坐在冷清寂静的院子里点燃一根烟不觉悲从心起。故乡的初春之夜是静谧的,深邃的,在这月明星稀的夜晚,它已不似先前的温润,甚至有一点点恐怖的味道。村巷中的声声犬吠,更让人觉得夜的漫长。我的心绪是痛楚的,复杂的,一边是深爱的父亲,一边是公身不能自由……。我不知道这漫漫长夜的尽头在哪里……。

  两天之后,我回到了古城。夜里雨下得很大,这在初春是极不寻常的,这初春的疯狂的雨夜更加重了我的不祥预感。遥望故乡的方向,不觉泪挂两腮,父亲病榻前的话语又在耳畔回荡,“看到你们弟兄很团结,都能干,我很高兴,就是马上走了也没有遗憾 !商量着照顾好你妈”……。这是我听到的父亲弥留之际最后的话语。

七天之后,也就是——公元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下午三时十五分,父亲躺在儿女们的怀里,永远地——睡着了……。

 

 

二〇一〇年四月十日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