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怡心阁语

繁枝容易纷纷落,嫩蕊商量细细开

 
 
 

日志

 
 
关于我

槐花时节,倏忽间一个急转身,从公务员还原为教师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3月14日  

2010-03-14 22:10: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的心愿

 

  三天以前,父亲电话中悲凉的声音依然在强烈的刺激着我,我彻夜的失眠,彻夜的胡思乱想!敬爱的父亲啊,如果上苍能够让我替代他老人家,我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让病魔在我的身上肆虐,以换回他老人家安度晚年——至少不要现在这般的痛苦!那个漫漫长夜的焦急等待宛若眼前……。

 次日,晨曦初露,我便迅速地踏上归程……。父亲和四天前喜庆八十寿辰时的神态相比已经判若两人!浮肿、疲惫、憔悴的形容已经看不出昔日的活力,连续的咳嗽、急促的呼吸、无助的眼神、伤感的话语,怎能不揪心啊!

 父亲第一次主动拉着我的手,声音哽塞,老泪纵横,“儿呀,这一回恐怕不行了!我吃了那么贵的药,打了那么多天针,咋一点都不见好转?!反倒越来越重了!你(们)都不要费心了!我不去,我活了八十岁了,够了!原本想多看孙儿们几年,看来难了心愿了.....!”父亲不能自已,吃力地抬起胳膊,用袖头擦拭着眼泪。“老爸,会好的,现代医学这么发达,一定能治好的。您不要……不要乱想……”,我紧紧握着父亲的手,竭力不让眼泪流下来,强装笑脸,“爸,会好的。您要好好配合治疗。我妈离不开你,我们离不开你,孙儿们还盼着放假和爷爷玩呢!爸,您一定要有信心啊!……”这一瞬,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的语言苍白,缺乏底气。我只是抱着父亲,轻轻的拍着他,安慰着他,劝告他老人家听从我们的安排。

  姐姐哭泣着一边为父亲整理衣服,一边劝说父亲随我尽快出发。母亲佝偻着身子,用抖抖索索的手掖平父亲棉袄右衣领上的皱褶,声音颤抖着说,“你再别难过了,娃娃远远的回来接你,别磨蹭了,快走吧,大医院会治好的……”,两行混浊的泪从母亲消瘦的脸颊上滑落。老人家抖抖的掏出手绢,一边擦眼睛,一边不住的让我带父亲快走。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告诫自己要控制住情绪,但是这种悲哀的气氛终于挤垮了我的防线,一想到可能父亲真的来日不多,便无法抑制揪心的疼痛,几乎忘记了自己此行的使命。哥哥担心我的情绪会引起父亲的警觉,他早已在医院里等候我们的归来,一个多小时里已经给打了好几个电话——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非常清楚,以父亲的聪明,他肯定早已洞悉病情的后果,只是不愿意承认——或者一如我们的善良愿望一样抱有一丝侥幸。

  车子在公路上疾驰,从后视镜里,我看见父亲微闭着眼睛,无力的靠在椅背上不住的咳嗽着,喘着粗气,病痛已经淹没了它昔日的刚烈、坚强,毫不掩饰的写在那张青黄、浮肿、没有活力的脸上……。

  也许是巧合,也许是上苍的意思,父亲这次登记的依然是同一个病房,从603号病床换到了604号。我清楚地记得一个多月以前,在这张病床上住的是一位邻县的老乡,他的乐观和积极态度加上及时治疗,病情得到了控制,在父亲住院的第四天便出了院。我向父亲追忆着当时的情景,渴望能够给老人家带来些许的宽慰和好运。父亲只是静静地听着,眼睛里流露的是迷茫、无奈、恐惧,还有——不易觉察的绝望!

  我们陪伴父亲挂了急诊号,又和原先的主治大夫积极沟通,一个上午便做完了必需的检查。之后,虽只有四个多小时,但却是漫长而焦虑地等待。其间,父亲几度情绪激动,但他依然不失理智,要求我心平气和的聆听他的想法,不要试图打断或者劝说他停下来。老人家再次直率的表达了他有可能再也不能享受看着孙儿长大的幸福,同时以少有的温语(当然更多的是期待)表明了对于他的儿女们能够理智的对待他将不久于人世的乐观态度。我轻轻地握着父亲的双手,强忍泪水,一边频频点头,一边告诉父亲病房需要安静,老人家长途坐车劳顿,也需要休息。父亲如同一个听话的孩子,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同时悄声告诉我可以离开,不需要陪伴,去干自己的工作。

  我在化验室的门外焦急地等着,等着……,一个多小时的等待恍如隔年!检查结果比当初悲观的预想还要坏得多!!!背着父亲,在医生办公室几乎是反复的恳求,而医生的回答只是摇头,“回去吧!住院已经意义不大,最后这段时间准备好必备的药物,不要让老人太痛苦”!与弟弟在走廊的尽头抱头痛哭,给哥哥的电话泣不成声!我们虽有思想准备,但面对残酷的结论,无论如何不能说服自己。情绪稍冷静后,与姐姐、哥哥通完电话,和弟弟匆匆的商量之后,决定立即启程,送父亲回家。

 我和弟弟强忍悲痛,一起在病房开导父亲:医生根据目前病灶,认为用中医治疗比较有效,这里主要是西医,所以条件不能完全满足需要,加之人员较多,空气不好,而父亲年事已高,又极不习惯这里的环境,所以开一部分药,回去再按处方抓几副中药进行调理,效果会好的。父亲不住的点头,他本来就不愿意住院,因此,这样的处理方式他是基本满意的。他依然是那样的急脾气,要求我和弟弟尽快办理出院手续。

 父亲在604号病床前后呆了不到六个小时便离开了。我不知道父亲心里的想法,我只是又一次透过车子的后视镜看到老人家青黄、浮肿的脸和不住地咳嗽的痛苦表情……。604号病床接待了一个匆匆过客,也许护士和医生在父亲离开的时候都不曾留下印象,她们更不会知道——这里,曾经住过一个善良、刚毅、勤劳、独立、一生都在用言行教化着儿女们的普通而伟大的父亲。

  今天,我在绵绵阴雨中又回到了故乡。父亲的精神状态较前有所好转,他和我详细的谈到了后事安排:生死有期,人力难为,一切从简,尽量节约。兄姊们要重亲情,常走动,教育好孩子们,照顾好我的母亲。这样,他将会含笑九泉。

  父亲对于生离死别的从容、达观,一如他一生的修为一样,即使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依然不忘用最后的余光装点生命的辉煌。我已经无话可说,唯愿我敬爱的父亲在有生之日不留太多的遗憾……。

 

电讯传父气唯艰,鲜有食欲更寡欢。

精神萎靡未好转,父疾缠身儿心煎。

飞车疾驰拜父颜,苍龙憔悴少清妍。

病复猖獗知日短,老泪肆溢言表浅。

语多生死别人间,忧忧方寸说挂牵。

儿女自当勤奋勉,孙辈学业博精专。

家业兴盛慰心宽,惜辞桑梓不偏安。

往来交亲相互便,手足情深足怡然。

回首叮嘱疼老伴,生怕娘亲畏孤单。

闻父心语实堪怜,哽咽难言急步前。

双手紧握四目盼,泪雨纷纷如断线。

驱车二度入医院,病变逼我呼苍天。

向隅而泣怕父见,违言揪心殊为难。

连宵无奈徒悲叹,把抓揉肠情何堪?

夜幕沉沉不知晚,泪眼迷离又故园。

 

                            二〇一〇年三月十四日    夜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